七星彩特区彩票论坛
手機招聘

手機版

微信招聘

官方微信

網站客服:0580-8910000
首頁 >>今日焦點
一個基層社區調查員的春節
2020-2-19 14:35:39 來源:網易

       大年初一,我下樓扔垃圾,看到高中同學麗麗臂彎里掛著漿糊桶、腋下夾著紙卷,正在單元門上貼“市民周知”。

麗麗是一位單親媽媽,在這座北方小城的社區里,工作快10年了。平日我工作忙,和她聯系也不多,本以為她們工作會很輕松,就是茶余飯后和大爺大媽聊聊天就行。這個春節一直待在家,才看到她成天忙上忙下,  她在微信上斷斷續續聊了好幾天,才知道她的工作比我想象中要繁雜得多。
平日里,老舊小區改造時,她要協調建設局、社會事業局、規劃房產局,參加拆除違章建筑;做信訪工作時,要逐項排查、集體聯動、責任到人;三城聯創時,要加強宣傳,落實責任,做好禁種、禁吸、禁毒;再就業扶持中要做好不漏一員,提供關心、愛心、真心援助等。另外,像配合民警調查嫌疑人行蹤,為特殊人群服務、打理他們基本的生活,甚至還要上門去幫居民清理下水道……事無巨細,樣樣都要來。
趕上眼下的特殊情況,工作內容又新添了幾項:不僅要負責流動人口入戶調查相關事宜,還得隨時接聽居民打來的咨詢電話。
文章是麗麗的口述。
大年三十中午,坐了3個多小時大巴,我總算帶著兒子回到老家,準備跟父母過個團圓年。沒成想,噴香的飯菜剛上桌,手機屏幕上就彈出領導在工作群里的通知:“全體職工請于1月25日返崗,無特殊理由不準請假。”
我瞬間像霜打的茄子,7歲的兒子看到,怯怯地問我:“媽媽,又要回去加班嗎?”兒子從生下來就是我一個人帶,從小到大,我的工作常有突發事件,無數次突然轉身讓他變得極為敏感。
就在去年10月,市里開始三城聯創活動(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創建國家衛生城市、創建國家食品安全示范城市),我們社區工作人員全部上陣,利用雙休日參與拆除違章建筑。恰好趕上兒子的生日,本答應先帶他去吃西餐,然后去兒童樂園,最后再買一個跳舞機器人作為生日禮物的。可到了那天,我只能將兒子送到托管班。
晚上8點多下班后,我趕到蛋糕店買下了最后一個拳頭大小的蛋糕,再去托管班時,教室里只剩下兒子孤零零的一個人。我悄悄從后門進去,站在他身后,兒子正在畫畫,畫的是我和他一起過生日。正中間是個巨型蛋糕,我和兒子還有一個機器人圍坐在蛋糕旁邊,一起許愿。我心里好難過,輕輕將他抱在懷里,又從包里拿出剛買的蛋糕,兒子這才破涕為笑:“媽媽,我還以為你忘記接我了呢!”那個寒夜,我滿心都是愧疚,覺得自己總在他的成長里缺席。
這一次也是如此,我依舊只能將他攬在懷里,又跟父母說明了情況,父母讓我放心,兒子他們先幫忙照顧。下午5點,天已經快黑了,我坐上返程的大巴,車上人不多,戴口罩的只有三五個。途中,我收到領導布置的工作任務——社區開始進行流動人口入戶調查,嚴防疫情擴散,并且“不提供防護用品”。晚上8點多一回到市里,我就趕緊跑去藥房一條街,想著自己買點口罩酒精備著。
往年除夕,藥房這時早就閉店了,今晚卻人滿為患。幾乎所有的藥房門口都貼上了“口罩已售完”的告示,但凡走進藥店詢問口罩情況,店員便會賣力地兜售庫存的板藍根和洗手液。
本來計劃回老家過年,家里基本沒有儲備食物。我趕到最近的一個超市,臨近閉店,里面買東西的人比售貨員還少,雞蛋、蔬菜都賣空了。我只好拎了兩包方便面,加了點火腿腸榨菜,就是我的年夜飯。
回到家,煮好面,咽了幾口,心里堵得厲害。
自從“三城聯創”以來,我們社區就做了“串百家門、知百家情、解百家難、暖百家心”的入戶調查工作。
包括社區的困難群眾、獨居老人、殘疾家庭、失業人員,都要做好幫扶工作。發放宣傳材料、對幫扶項目進行講解,還要聽取他們的反饋,盡可能地為大家解決實際困難。
有次我們在為一位失獨家庭的老人辦理補助時,聽說老人的兒子因公殉職。他自己本身還是殘疾人,帶著孫子一起生活十分艱苦。老人告訴我,生活上的困難勉強還能克服,就是孩子的戶口不在本地,不能入學,他實在不知該怎么辦。最后,由社區出面和學區校方進行了溝通,學校無償接收了孩子。
而這次針對疫情的調查,又與以往更不同,這是關系到每一位居民的生命健康與安全的,任務更加艱巨了。
大年初一,帶著自己準備好的酒精、手套和口罩,我6點半就到崗開始“模擬培訓”,以便能在8點半正式入戶。
這次入戶調查要求異常嚴格,需要詳細了解調查對象的身體情況,做到“往返路線清(晰),回地、來源地清,交通工具方式清,身體狀態清,防治措施清,接觸人員清”。此外,這次戶詢時,“需要保持安全距離,還需要應對一些突發狀況”。
為了工作順利開展,主任要求我們在入戶前做好準備工作,制定細致的工作方案和調查計劃,整理入戶表格,估算好每天訪問的住戶數量和訪問路線,合理分配調查時間,“時間太短弄不清情況,太長又會帶來反感”;同時,又提前和相關協助部門溝通工作,先給片警小王打了電話,還得給社區居委會、業主委員會組長、物業管理聯系好,“了解基本情況,爭取配合,減少入戶阻力,每天調查不少于150戶”。
我們的調查時間也以方便住戶為原則,設在上午9點半到11點半,下午2點到4點半,如果調查期間住戶家沒人,需要在晚上7點到8點半再走訪一次。因為人員緊張,只能“單人作戰”。臨出發前,辦事處再次提醒我們:“住戶開門前要站得遠一些。”
然而,工作第一天就遇到了麻煩。
相比起一些老住戶大爺大媽的積極配合,也有些居民因為恐慌,明明聽到家里有人走動,卻怎么敲門也無人應答,我只能等晚上再來。
早晨,物業人員告訴我,3天前一直空置的5樓有住戶回來,開1輛白色馬自達,武漢車牌,“一開始車停在小區停車場,昨晚挪到比較隱蔽的小花園南面去了,并且車牌還用光碟遮住了。”
我聽后,心里一驚,馬上打電話和領導反映,又聯系了片警小王。我們按物業提供的信息到了住戶門口,聽見房間里有動靜,可敲了幾次門,始終沒人理會。
領導培訓時一再強調,就算是非常時期也要彬彬有禮,有耐心、態度好,一定先要表明自己的身份,我便在門外先開了口,“您好住戶,我是社區工作人員,需要占用您一點時間進行流動人員登記,為了大家的健康安全,請您配合!”
仍然無人應答。
小王上前敲門,拿出警官證對準門鏡:“我是民警,請開門,請您配合!”
大約過了10分鐘,門終于拉開條小縫兒,一位60多歲的大爺露出半張臉,滿臉都是警惕和防備,操著南方口音問:“你們什么事兒?”
“大爺,有居民反映您家是從武漢回來的,現在病毒擴散嚴重,需要了解您的具體行程。”
大爺一聽這話,突然就發火了:“關你什么事?這屬于個人隱私,你管不著!”
“我們會對您的個人信息保密……”
“你們怎么保密?老子前腳剛進家門,后面就有人報警抓我,老子犯了什么法?”
“非常時期,請您配合我們的工作,這也是對您本人負責。”民警小王立刻說道。
“你怎么對我負責?把我抓起來隔離?警察有什么了不起,我們家沒人生病!你們要是再不走,老子告你們擾民,滾!”
大爺剛想關門,小王趕忙用一只腳別住門縫兒:“我們這樣做是為了大家的安全……”
大爺見無法關門,便掏出手機,開始對著我們錄像:“想嚇唬我?我要在網絡上爆料,看看你們是怎么對待我們的!”
“網絡報料也需要內容真實,您這種報料屬于傳播謠言,會造成不好的社會影響,要依法懲處的!”小王正色道。
僵持了一會兒,大爺先緩和下來,說:“你想問什么吧,老子沒病。”
我趕緊打開登記表:“您家里有人發燒嗎?”
“沒有,家里就我一個人,健康得很。”
那道門縫兒正對著他家餐廳,我和小王都能看到餐桌上至少擺著4副碗筷還沒收拾,而且還聽到小孩子說話的聲音好像突然被大人用手捂住了。
“大爺,您不能謊報的。”我耐心地勸他。
“我沒說謊!”
這時,左側那戶居民的門突然打開了,一位戴口罩的阿姨探出頭來,指著他家說:“他家一共回來五口,老兩口帶著兒子、兒媳和孫子,昨天晚上10點多他兒子發燒去社區醫院打針了,我聽見他們還說今天晚上要開車去沈陽,如果真染上瘟疫了,還不知道要害多少人!”
右側的鄰居也打開門上的小通風口說:“晚上還聽到有人咳嗽,小孩子鬧了半夜,好像也生病了。”
我趕緊對大爺說:“生病就要去醫院,更何況家里還有孩子。您不為大人考慮也要為孩子考慮呀。鐘南山都說了,真話和真藥一樣重要。”
在大家共同的努力勸說之下,大爺一家終于愿意去醫院接受檢查。所幸,當天下午臨床檢查結果就出來了,雖然家里有人發燒,孩子也在咳嗽,但都是普通感冒。另外,我們也了解到,他們家的車雖然掛的是武漢車牌,但其實平日都在沈陽做熟食生意的,已經有五六年沒回過武漢了。
這次到小城來,本是打算和親家一起過年,沒想到一路上就因著一個車牌,受到了不少阻礙,才把壓抑已久的情緒發泄到了我們身上。
社區的每位職工都關注了政府公眾號,為的是看疫情實時播報,第一時間掌握準確情況。小城連著3天“零確診”,我的心漸漸安穩下來,繼續給自己壯膽——城市小,流動人口相對比較少,也許會平安渡過這次難關。
可我的僥幸心理很快就被打破了。1月28日,關于“我市4例輸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者被確診”的新聞在我的朋友圈刷了屏。其中有1名就隸屬于我們社區。
當天上午,我們接到舉報說,社區有從武漢回來的人員疑似被感染。一看詳細的地址,正是我所負責的片區,只能“認命”去做排查。物業領著我到了住戶的門口,我深吸一口氣,又把口罩捂嚴實了些,敲了敲門,里面很快有回應,我趕緊自報家門,又說,“不用開門,我問你答就行。”
我隔著門問了他一些問題,這位年輕人也非常配合,說自己在武漢務工,1月22日到了黃岡,1月23日晚乘坐D740次列車進京,1月24日早到達北京西站,隨后乘地鐵到了北京南,當天乘高鐵回到本市,當時身體并無任何不適,便打車回了家。昨天才感覺有些不舒服,便自行去了醫院檢查。
我將他的情況立即上報,很快,年輕人便被帶走隔離,隨后被確診。我本以為自己也算作密切接觸者之一,也應被隔離,但因為我們連面都沒見,我便被排除了。
然而糟糕的是,當晚我就開始有點發燒,第二天,嗓子已經腫得說不出話來,咳嗽、胃也疼。我強忍著給父母和兒子打了個電話,說了些鼓勵的話,可瞬間眼淚就奪眶而出,總感覺自己就是像在托孤。電話那邊傳來兒子稚嫩的聲音:“媽媽,你什么時候來接我啊?我又感冒了,還想你!”
孩子開始在電話那邊哭,我也在這邊哭。再用溫度計一測,體溫38度5,趕忙給領導打了電話請假。主任以為我是因為接觸到確診者,想要在家隔離,立馬說:“你可以排除,人都沒見,沒事兒。”
待我給她說了身體狀況,她的聲音立刻高了八度:“真病假病了?現在可是關鍵時刻,正是用人的時候,我們是擋在老百姓前面的第一道防線,你要是貪生怕死,欺騙隱瞞上級,可要知道后果——自己先在家做隔離吧,有什么問題直接給小王打電話!”
我還沒來得及給小王打電話,沒多久,小王的微信倒是先來了:“姐,聽說你生病了?姐,我們可是戰友。工作中雖然存在不可預知的危險,但我們這么努力,好運一定會眷顧咱們的。”
我和小王認識3年多了。一開始見他,還像個孩子,臉上一對酒窩,一說話還會臉紅。不過,工作起來卻毫不含糊,我們一直配合默契,是一對很好的搭檔。
轉頭想想,他這么說也是在安慰自己。一個28歲的小伙子,出任務時還要帶著媽媽繡的護身符, 運送發燒病人本應該是救護車的活,可醫院忙不過來,再加上很多發燒病人不配合,不肯去醫院。小王作為片警,已經用警車接送6個發燒病人去醫院了,每次回來都要用酒精給車里全面消毒,再給自己消毒。
這個春節,他從農歷二十八就沒敢回家了,一直住在所里。
“姐,我覺得你肯定沒事,你千萬別著急,吃兩天藥。家里沒有藥,我就給你送過去。反正咱倆是一根繩上兩只螞蚱,你要是真染上了,我也跑不了。”小王還在給我打氣。
躺在床上,感覺自己燒得暈乎乎,連遞杯開水的人都沒有,只能強撐著身體找水喝,然后把年前給兒子開的感冒藥吃了點。
晚上8點,平日只會用手機接電話的老爸忽然用微信給我發信息:“拍張照片給我發過來。”
這個節點,咋可能給他拍照?我只好在手機里找了以前的舊照片發給他。過了1個多小時,老爸的信息又來了:“我就是想你了!”
老爸是個非常保守嚴肅的人,如果不是真惦記我,一輩子也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想來這么多年,我也太讓他們操心了。
有一年下大雪,我非要趕回社區做失業人員登記。我媽只得給我帶了一袋子家里做的食物,讓老爸騎電動送我去車站,結果到了半路因為雪太大,電動車開不動了。老爸不讓我下車走路,硬是推著電動車把我送到車站,那一路大部分是上坡,看著老爸的背影,才覺得只有在父母心中,我才是那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可現在,我不僅沒能盡孝,還有兒子要撫養,我不能倒下——想到這里,我的心理防線一下就決堤了。
記得剛開始調查那幾天,每天回家都會把自己穿的衣服和鞋脫到門外,家里用酒精擦地消毒,認真洗手數次,再仔細洗個澡。后來一想,反正自己也是一個人,累得不行的時候,這一套程序就省了,回到家洗洗手,倒頭就睡了,難道真的是因為自己懈怠了?
哭了一會兒,我又想,自己和感染者并沒有實質接觸,不能自己嚇自己。加上這個季節本來就是流感多發,工作強度又大,早出晚歸,容易著涼,免疫力低也是很有可能的。而且,就算得了肺炎也不代表是病毒性肺炎,普通細菌性感染的肺炎也會發燒;就算是病毒性肺炎也不代表是新冠,還有可能是甲流乙流……
在這一系列的自我說服中,我慢慢睡著了。在家里休息了兩天,燒也退了。謝天謝地,真的只是普通感冒,我的心里漸漸明亮起來。
大年初九,我重新回到了工作崗位。
我負責的片區有近2000的居民,前期排查工作已基本完成。但為了應對日漸嚴重的疫情,工作也需要進一步細化,工作量隨之迅速增長。
領導的要求是,每天早晚2次巡查小區環境,進行清掃消毒,重點場所每日消毒不能少于2次。小區里的垃圾箱和廢棄防護物品收集點是重中之重,每天市垃圾處理中心都會派專人定時定點回收、銷毀,但仍然會有拾荒老人來翻,我們都需要監督管理。
此外,還要給社區出租屋人員登記,如果發生疫情未及時報告,要追究房東責任;有人家辦“紅事”、“白事”,也要備案管理,社區要負責引導居民“紅事”停辦、“白事”簡辦。
除了這些“規定動作”,我的手機、微信上還不斷接著“急單”:生病期間,外賣小哥都不停給我打電話,告訴我有些小區過于恐慌,私自封了小區大門,他們進不去小區,顧客收不到食物,不停地投訴他們,我得趕到小區去協調;
還有前期入戶調查時,我加了不少從湖北回城或途經湖北人員的微信,他們得按要求在家隔離14天,他們所在的老舊小區多半都沒有物業,只能在微信上找到我,說家里沒有吃的了,或是發來長長的日用品單子,催我趕緊買了送過去,否則“我就自己出去買”——當然,即便沒有這份“威脅”,職責所在,我們也都會幫忙處理;
另外,還得關心大家的心理問題——人被關在一個密閉空間太久,總是容易出現焦慮不安,經常有自行隔離的外來人員在微信上找我聊天,排解心理焦慮。
有一個從河南到本地來看閨女的大爺,本來計劃幫閨女照看半年孫子,閨女也給他租好了房子。沒想到他乘坐的火車車廂有武漢旅客,也算“密切接觸人群”,只能先行在出租屋隔離。大爺幾乎每天都用微信和我說話,一次至少要聊20分鐘,語速快、口音重,我唯一能完全聽懂的,就是每次聊天結束之前,他都會用“河普”對我說:“小丫兒,每天和你說說話,感覺心里亮堂多了。”
工作得到認可,我既開心又難過。往年這個時候,我都正帶著兒子出去走親戚串門、放鞭炮、打牌,一家人熱熱鬧鬧。而現在,我一個人躺在家里養病,我們都成了孤獨中人。
重新開工的第一天,我就忙得腳不沾地,晚上回到家,腰酸背痛,倒頭就睡。沒想到,凌晨3點,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我驚醒。
迷糊著接起電話,那邊一口哭腔:“姐,你快來救我吧,我腸子掉出來了……”是正在獨自隔離的二胎孕婦小玲,離預產期還有1個多月。我一邊安撫她,一邊穿上衣服就往她家跑。
小玲的家人1月22日從外省旅游回來,前期排查時,得知除了她,家里其他人都有發燒癥狀。這種情況,需要通過隔離才能排除在旅途中遇到新冠病毒攜帶者的可能。社區只能緊急處理,讓他們一家人分開,發燒的人在新房隔離觀察、小玲留在老房子里隔離。她家的老房子剛好和我家是前后樓,小玲的丈夫便托我這幾天多照顧她。
外面的氣溫有零下十七八度,我一邊跑一邊給小王打電話求助,說話的聲音都是顫的——非常時期,醫院的救護車在24小時不停接送發熱病人,肯定來不及,我讓小王開著警車來,又給小玲的老公打了電話,告訴他情況,那邊也急得不行,可還在隔離期又出不來門,只能一切拜托我。
一口氣沖上5樓,進門一看,小玲正趴在客廳的沙發上,臉色慘白,緊咬嘴唇,指甲把沙發摳得“吱吱作響”。我一個人根本抬不動她,幸好,小王5分鐘之后就趕到了。
我倆給小玲穿上厚實的羽絨服,戴好口罩,小王抱著她,我提著預產箱沖下樓。小王直接把警車開到市婦嬰醫院——只有這家醫院沒設發熱門診。他負責把小玲送急救室,我跑去掛急診,并告知醫院:孕婦正在自行隔離期。
醫生檢查完,發現是臍帶脫垂,胎膜早破,對產婦威脅不大,但是孩子會非常危險——這會導致嬰兒血流受阻,造成急性缺氧。醫生說,陰道檢查、B超檢查肯定來不及做了,需要馬上手術,臍帶血循環阻斷超過7分鐘,孩子肯定就保不住了。
我和小王嚇壞了,小玲一聽就哭了。好在醫生用聽診器又聽了聽,說還有微弱的胎心音。隨后,醫生護士們馬上戴起防護設備,通知手術室開通綠色通道,小王就跑前跑后辦各種手續。可是當需要家屬簽字時,我和小王都不是直系親屬。趕緊再給小玲的老公打電話說明情況,他在電話那頭像孩子一樣放聲大哭:“要是有問題一定要保大人呀!”
等掛了電話我才知道,我在外面打電話核實登記時,主刀大夫已囑咐護士讓孕婦按手印、開始手術了——“救人要緊”。6分鐘之后,孩子平安降生。雖然一開始有些輕度窒息,但經過新生兒科醫生的搶救,很快就好轉了。
等小家伙發出第一聲響亮的啼哭時,醫生護士包括我和小王一片歡呼,好像孩子是我們自己的一樣——這個可愛的小生命真是來之不易,讓我更想兒子了。
小王癱在椅子上說:“姐,這是給我提前‘上崗培訓’的呢嗎?我都要嚇死了。”
我倆這時才發現自己什么防護也沒做,連口罩都不知道什么時候跑丟了。
醫院特意給小鈴安排了隔離病房,主治醫生告訴我,其實醫護人員也害怕,如果真的給感染冠狀病毒的孕婦接生,是件非常危險的事——他們當時只戴了防護面罩,但穿的就是普通手術服,“我們沒有防護服,所有耗材都支援一線了。”
讓我們慶幸的是,小玲隨后在醫院做了核酸檢測,是陰性,所有人都安全了。小玲的家人還沒過隔離期,好在他們聯系了一個遠房親戚,讓她先照顧到小玲母子的起居。
經過送小玲去醫院的事,我心里的弦兒繃得更緊了,擔心自己哪一步做得稍有差池,便是人命關天的事兒。非常時期,得要協調好自己所在區域商家、醫療服務站的正常運轉,尤其是老人、孕婦以及特殊人群的生活,這樣才能做到平穩過渡。
我們和社區的醫療服務站已經做好溝通,他們可以保證每天有1個留守人員,方便附近居民就近打針、拿藥,還可以避免去醫院的過程中交叉感染。當然,遇到孤寡老人要去醫院做透析或者像小玲那樣的特殊情況,就只能見招拆招了。
另外,社區里有一些“自愿支援”的商家,也有一些失落情緒了。一家小飯店的老板本已停止對外營業,可是附近有些孤寡老人還照常打電話訂餐——有2名90多歲的孤寡老人,連樓都下不了,如果他的小飯館不開火做飯,著實非常麻煩。
房租水電要付,蔬菜糧油價格上漲,老板的飯菜價格卻沒有變化。大過年的,又趕上疫情,服務員都不愿意回來上班。老板只能一個人住在店里,每天從采買到烹飪再到給老人送三餐,都是自己親力親為。
“周圍鄰居都知道我這兒堅持著呢,大家都不敢出門,最近打訂飯電話的人越來越多,可我只能先可著孤寡老人先來,每天累得要命,收入卻比平常要少得多,只能麻煩你們街道,看看能不能想辦法幫幫我,哪怕幫我招個臨時工也行,現在這種情況,給出3倍工資人家也不來上工……”
老板這么說,我一時也想不出辦法來。那天,正好河南大爺又發微信要和我聊天——他已經自行隔離16天了,應該沒有任何問題了。我趕忙問大爺愿不愿意來小飯館幫忙,大爺立刻就同意了,直接扛著被子搬到了店里,和老板一聊,倆人還頗為投緣。也算是成就了一番好事。
而我工作的重心,也更多地轉移到社區里的孤寡老人身上。
由于是在老城區,社區住戶多是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80-90歲的老人有186人,90-99有7人。
其中有一位94歲的陳奶奶,生活能半自理,為了提高她的生活質量,我和她結了對子。每周去看望她一次,每個月的補貼金都按時給她送過來,定時定期帶她去洗澡,每逢年節把街道發的月餅也送她一份,是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長期和老人相處之后,我發現對待老年人就要像孩子一樣,你怎樣對待他就會將心比心地回報你。回想起來,也可能是因為我在父母身邊的時間并不多,就把對父母的關心都轉移到社區的大爺大媽身上。
這些天,年輕人手機里的信息鋪天蓋地,但有的老人不看新聞,也不知道疫情的嚴重性,碰上通情達理的,多解釋幾遍也就理解了,可有的老人卻很固執。一位大媽堅持要買某個品牌的保健品,不給買,就不停地打電話哭鬧。最后,我跑了6家藥店才買到她要的東西。
除此以外,除了定期給缺菜少糧的隔離人員“補貨”,還得每天打電話叮囑他們:“一旦有發燒情況一定要及時報告隔離,除了對你自己,還是對所有人負責。”每天早出晚歸,看手機上的疫情通報,就會想,這到底何時是個頭呢。
不過,偶爾的沮喪也會被更多的感動沖散。
有天,我去樓下小超市買方便面。開超市的大爺說:“姑娘,晚上就吃這個哪有營養?要增加免疫力,就不怕病了。”說著,他硬是給我切了一塊自己家做的醬牛肉,用塑料袋包好塞給我。
也有社區朋友發微信說,年前5元一包的一次性口罩已經賣到15元一個了,她托人買了2包,還有2只N95,都給我留著,說不能讓我沒有任何防護措施就進入第一線。
我想或許也是這10年的努力,我的努力被社區居民看到,被他們見證,也被他們認可。單就去年,我就將近走訪了近2000戶居民,為居民開具各類證明超過300份,建檔登記500份,為失業人員再就業走訪企業36次。我知道,只要踏踏實實為大家服務,大家能看到,我也能無愧于心。
麗麗在做車輛登記檢查(作者供圖)
麗麗在做車輛登記檢查(作者供圖)
眼下,我的工作也慢慢捋順了,那些非疫情期間該做的事兒,一件不落,比如我們每周都會去勞動局上報各種報表,包括困難家庭補助、再就業申請表、失獨家庭補助;同時,對于抗疫的關鍵時期,也做好了各種出入登記、車輛檢查等。
這些工作細碎,也讓人倍覺疲累。但我想,這也算是任其職盡其責吧。
每當看到那些穿著橙色工作服守在大街上的環衛工人,穿著綠馬甲巡街的交警,一閃而過的黃色騎手小哥,24小時在藥店守店的店員,我就覺得很安心。而我,也是他們中的一員。
我們就像停滯生活中的血液,盡微薄之力匯聚成城市運轉的動力。
 
1 2 3 4 5

舟山晟益中央空調工程公司

助理員(司機)出納銷售經理中央空調安裝工風管工

舟山布魯特酒店有限公司

餐飲服務員(全/兼職)客房領班酒店保安傳菜生餐務委托

浙江藍拓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中國電信營業員、導購電信業務員

舟山市欣鳴建設有限公司

工程師證書兼職工程師(電氣 通信 結構 機械 給排水)招聘各專業建造師-工程師招聘兼職二級市政建造師建筑企業各類建造師,工程師。

舟山市領尚體育發展有限公司

人事會籍顧問健身教練前臺接待(東港)

永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財務兼綜合管理重客部經理渠道部經理普陀支公司經理岱山支公司經理

舟山和碩財務咨詢有限公司

門店營業員行政人事市場主管設備銷售網站編輯

舟山市定海博寧商貿有限公司

銷售經理商務助理采購主管店員/業務員/營銷專員門店銷售

舟山市銘利商貿有限責任公司

副總經理電子商務駕駛員營銷銷售

舟山徐福酒業有限公司

叉車工司機倉庫保管員電腦開票員會計、出納

浙江綠盾保安服務有限公司

移動營業廳保安員移動營業廳保安員保安員保安員出納

寧波亞太酒店物業有限公司

保安主管前臺客服保安隊長物業客服保潔

舟山寶驛汽車銷售服務公司

二手車專員銷售顧問市場專員服務顧問sa出納

舟山百姓醫藥連鎖有限公司

財務平面設計行政 人事經理計算機信息員藥師

舟山市定海樂凱制罐機械廠

鉆床工普車車床工急招數控車床師傅高薪鉗工或學徒冷沖模設計工程師

杭州宋都物業經營管理公司

案場經理項目副經理禮賓客服領班高配電工
網警

客服熱線:0580-8910000 2025505 2025525 2600077 企業客服QQ:1227279393 個人客服QQ:1275759393

免責申明:本網站信息均由求職者、招聘者自由發布,上奇人才網不承擔由于內容的合法性及真實性所引起的一切爭議和法律責任。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證浙B2-20090313 人力資源許可證編號:330901000003 舉報電話:0580-2281082

CopyRight?2006-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站關鍵詞: 舟山人才網 上奇人才網

七星彩特区彩票论坛 富配资 真人cs装备专卖 杭州按摩会馆 体坛网足球即时比分 贵州11选5一定牛 麻将来了胡牌 安徽彩十一选五走势 dr东风股票 大赢家比分网平台首页 一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东风股份股票股吧 网上打麻将平台 吉林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足球比分007 小游戏虐待日本女优游戏攻略 浙江体彩20选五开奖结果查询